<p id="rpjdt"></p>

<sub id="rpjdt"></sub>

<address id="rpjdt"><address id="rpjdt"><menuitem id="rpjdt"></menuitem></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rpjdt"></address>

            <em id="rpjdt"><mark id="rpjdt"><progress id="rpjdt"></progress></mark></em>

              <em id="rpjdt"><form id="rpjdt"></form></em>
              <noframes id="rpjdt">

              點擊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號
              位置:
              從單場到演出季,線上付費演出等到“風口”

              6月30日晚7點,天津河北梆子劇院帶來的“迎七一河北梆子名家名段演唱會”的直播,在天津北方演藝集團自己的直播平臺“方寸直播”亮相,拉開了天津北方演藝集團“2020年紅色經典云上演出季”的帷幕,演出季將持續到8月2日。這場云上演出季看似與其他地方院團的云端演出季并沒有太大不同,然而內里的玄機就是它的線上演出付費模式,這一點是天津北方演藝集團創新性的、需要勇氣的探索。本次云上演出季直播劇目單場票價為7元,點映劇目單場票價僅為5元。此外,還特別設立了早鳥優惠套票, 20場演出優惠套票價格為69元,僅支持文惠卡用戶通過天津演藝網購票。

                線上付費演出是一個新鮮事物。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劇場關閉,各類演出暫停。藝術工作者們停工不停練,在線上播出既往經典節目的同時,也不斷拓展線上演出的規模,編演新創節目。上海從3月開始推出演藝大世界“云劇場” ,昆劇、舞劇、京劇、越劇等輪番上演。北京演藝集團也組織旗下的各院團開展了豐富多彩的演出季活動。然而,從純公益性的演出到付費演出,如何才能邁出這一步呢?

                4月17日,天津河北梆子劇院在中國大戲院上演經典劇目《王寶釧》 ,廣大戲迷通過“北方演藝直播劇場”在線感受了一回“云上梆腔” 。這是疫情期間,天津推出的首場線上付費直播演出,票價3元。在兩天的時間里,觀眾達到了兩萬五千人次。這也是天津北方演藝集團推出的首場線上付費演出。

                天津北方演藝集團有限公司演藝票務分公司副總經理任博談到他們能跨出這一步的原因:一是為了幫助院團復工復產;二是天津文惠卡的使用率很高,線上演出購票也可以使用文惠卡;三是天津河北梆子劇院愿意為這樣一場線上付費演出進行投入。他強調,很重要的一點是通過調研發現,觀眾觀賞線上公益演出的過程中,也萌生出了為一場好的線上演出購票的意愿。天津河北梆子劇院的戲迷比較“鐵” ,他們也在網上發聲,表示可以付費觀看演出。

                而首場付費演出,也給了劇院一個驚喜,觀看人次大大超過預期。“相當于天津河北梆子劇院開了個萬人演唱會,觀眾反饋很好,大家感覺很新鮮。三個機位加導播看得很清楚,視角和平時在劇場現場觀劇不一樣。我們還安排了名人藝術家在直播間時時互動,發紅包、刷禮物。那場演出開得很熱鬧,玩得很高興。整場收入不太高,但能有贏利,對于第一次嘗試來說是成功的。 ”任博說。

                談到跨出這一步的必要性,天津演藝網戲劇視頻運營中心主管楊蕾表示,線上直播為了做成一個真正有自主生命力的產品,必須符合市場規律,必須培養它自主造血的能力,必須讓相關的參與者能夠長遠地享受到良好回饋。

                觀眾從在線上觀看公益演出到為線上演出購票也有心理上的坎需要過。所以楊蕾他們對于付費模式中遇到的困難也進行了充分的預估。“遇到困難也在意料之中,包括觀眾對線上付費這件事本身的認可度、對于操作方式的逐漸熟悉、對于觀劇形式的轉變等,我們整個團隊包括宣傳、技術、票務、客服等都在一個個精細化解決。充分準備好足夠全的預案,保證技術環節上、流程溝通上的精準對接,讓觀眾有一個良好的觀劇體驗。從觀眾反饋來看,他們是很認可我們的平臺和服務的,老觀眾經常來看,通過分享也不斷地帶來新朋友。 ”

                引人注意的是,天津北方演藝集團的直播平臺并不是在疫情后才上馬的,也沒有借助第三方平臺, 2019年年初他們就開始布局線上事業,之后進行了小規模的直播嘗試,主要是藝術活動的直播,同時配合大劇場的多機位錄制導播。積累到現在從攝制水平、網絡傳輸、平臺運營等環節都逐漸走向了成熟,現場直播達到80多場,自有直播平臺觀看達40萬人次,留言約2萬條。正是因為有自己的直播平臺,才降低了直播的成本,讓低票價成為可能。“一開始就沒有選擇在現有平臺去直播,精心耕耘私域流量、培育鐵粉是我們更加看重的。 ”楊蕾說。

                有人認為,經過疫情期間各種直播活動的浸淫,觀眾逐漸形成了為線上演出付費的消費習慣。也有人在這一時期把線上演出付費模式視作風口。據楊蕾對疫情期間線上演出的觀察,原本舞臺演出中老年觀眾比較多,現在線上的很多操作年輕人更熟悉,因此讓資深觀眾帶動起了年輕人,“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通過我們的平臺感受到舞臺藝術的魅力” 。她說:“更有海外游子、在校學生、天津之外的觀眾等平常難得進劇場的人,在線觀賞到了精彩的高雅藝術。 ”

                任博認為,通過大戲直播,打開線上窗口,培養了一批愿意在線上付費看演出的觀眾,也讓大家認識了他們的線上播出平臺。這些觀眾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不能走進劇場,例如老年人腿腳不太方便,熱門演出搶不著票,有的人沒買到VIP的票寧可不看戲,這些人都可能成為購買線上演出產品的觀眾。

                “我們布局線上,不單是為了復工復產,補貼停工的損失。即便是演出恢復后,也會做線上開發。對于集團來說,是一種開拓創新,從社會效益上說,是滿足了想要看戲觀眾的需求,雖然不能步入劇場,但是能保持與戲的長期接觸。從經濟效益上說,我們現在在開發一些專供線上的演出產品,如精品藝術課程、精品舞臺作品的拆解或拉片、魔術課、話劇影視化產品……這些產品能完全體現線上優勢。線上事業也間接地讓天津的戲劇和各類演出走向全國。現在湖北及上海、青島的公益播出平臺,都在和我們聯系,我們相互引流推流。線上的潛力很大,可以克服劇場的局限,延伸劇場的觸角,通過后續努力可以開拓營收板塊。 ”任博說。這道出了拓展線上產品消費,對一個演藝集團未來發展的推動作用。


              來源:  中國藝術報  記者 吳月玲

               


               

              丁香五月啪啪中文字幕